今天是:2020年01月07日 星期二 農歷 十二月十三
本網熱線:

新聞熱線:028-8652280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悅讀

民謠里的鄉愁美學 ——散文集《螞蟻搬家要落雨》示錄


來源:      發布時間:2019-2-26 8:56:42 

1548907688218795.jpg


鄉愁是無數人共有的生命體驗,故鄉是最好的回憶場,人們喜歡站在時間的此岸眺望彼岸,希望通過回望找到生命的源頭和人生的坐標,以照亮未來的道路?!段浵伆峒乙溆辍氛沁@樣一本書,作者派生出一種神圣又溫柔的故鄉精神,對情魂深處的故鄉作出長達20余年的回眸。對于創作的初衷,作者凌仕江在一次讀者分享會上表示:“我的愿望是能把‘螞蟻搬家要落雨’的句子延伸出一篇美文,這種決心仿佛是天堂在召喚地獄之魂,有種巨大的力量拯救我的記憶”?!拔浵伆峒乙溆辍笔谴蠹沂熘泥l間諺語,是中國鄉土文化里最具代表性的生活經驗,在城市化的沖擊下日漸消解的鄉村,每個人走向遠方,走向未知,故鄉早已形同陌路難以回歸,而“螞蟻搬家要落雨”宛若人生深處不熄的燭火,照亮人世最初的美好。



作者筆下的萬物,都是有靈性的。除了會預測天氣的螞蟻,還有冷靜得像在構思一部長篇巨著的打魚雀,負有守護責任的草垛、與世無爭的菖蒲、沉默寡言的老屋、隨遇而安的豌豆、為天空哭紅眼睛的蜻蜓、各懷心思的貓和鵝……他們是鄉土世界的精靈,在作者筆下充滿了靈性,只有愛它們的人才懂它們的語言,懂它們身上暗含的情緒與張力。這一點與德國作家赫爾曼·黑塞在《鄉愁》中表達的與自然的親昵有異曲同工之妙,黑塞堅持“自然界有著廣闊和沉默的生命,以及親近他們的辦法”,在行文中賦予大自然以生命和性靈,用擬人化的手法去勾勒自然萬物的親切。類似這樣的擬人與溝通在《螞蟻搬家要落雨》的篇章里俯拾皆是,天地萬物被賦予甚至高于人格的靈氣,成為治愈漂泊心靈的良藥,充滿了詩意的美感。



童年和母親,是鄉愁敘事的母題。童年是被神性光輝觸及過的存在,是人的一生最具神性的時刻,而母親,是生命的起源,是見證人與守護者,由此誕生的情結是人類各種情感中最深刻的一種?;仡櫷昱c母親的章節貫穿始終,山上學堂里、村莊的小路上、還有童謠和叮叮糖,這一切關于童年的記憶,支撐起文章里最溫馨明亮的時刻,讓人會心一笑。而不論是“我”第一次翻出門檻,還是七歲出門遠行,或是少年時遠離故土行走他鄉,母親總是在村口的大樹下沉默又執拗地看著“我”歸家的路,想必這是無數人經歷過的場景,讀之讓人淚目。童年和母親都是具有救贖性的精神力量,作者不斷的追憶,是得以尋求應對當前都市浮華喧囂的生存策略,從而獲取心靈的安息與自由。



在這本書里,敘述者是第一人稱“我”,又不止于“我”。有“小我”,也有“大我”,因為每個人都能看到自己,通過他人的故事和時間的軌跡看到自己曾經的生活。在現代工業文明的沖擊下,故鄉的一切都在被解構,卻又在作者的回憶里一次次得到重構,文章中籠罩著現實與回憶交織的茫茫鄉愁,讀者可以從中看得見美好與輕靈,看見沉疴與壓抑,也看到整整幾代人的鄉土命運。



人始終是貫穿全書的敘事主題,是引發作者靈魂震動的源動力?!段浵伆峒乙溆辍防锍尸F了一大批人物:水田、隆生、梁三、躍青、于小曼、張老幺,捉癩疙寶的人……他們的故事,不全然只是一首詩意般的田園牧歌,他們的命運仿佛被某種強大的力量攫住,頗具悲劇性的色彩。費孝通在《鄉土中國》中有這樣的論述:“靠種地謀生的人才明白泥土的可貴,‘土’是他們的命根,是數量上占最高地位的神。只有直接有賴于泥土的生活才會像植物一般的在一個地方生下根,這些生了根在一個小地方的人,才能在悠長的時間中,從容的去摸熟每個人的生活,像母親對于她的兒女一般,一個老農看見螞蟻在搬家,他熟悉螞蟻搬家的意義?!彼锖吐∩鷤兊谋瘎∫睬∏≡谟?,他們的命運被土地這個占據最高地位的神牢牢奴役與統治,其所處的日常土地信息的封閉與匱乏,“螞蟻搬家”是他們賴以生存的經驗和知識系統,他們的教育水平,心理結構完全未能與現代文明同步,這種閉塞導致他們麻木、無知,甚至是心靈扭曲,他們的命運是中國幾千年鄉土文明里最蠻荒最野性一面的觀照與投射,以至于在21世紀的今天,這種遺存仍然在一些較封閉落后的鄉村決定著個人命運的走向,為每個人的人生際遇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于“我”而言,早年求學與遠征雪域戍邊衛國遠離故土,作為一個走出麥田的少年,個人命運早已與他們大相徑庭,每每回鄉,故鄉總以一種陌生的臉色示人,村落的凋敝、年青人的出走,記憶中的鄉土秩序在急劇解體,回鄉仿佛成了一次次惆悵的旅行。對于鄉村的種種人和事,“我”也已經成了某種意義上的“看客”,在《捉癩疙寶的人》《和隆生一樣的人們》這樣的篇章里,作者冷峻的筆墨, 旁觀者的視角,卻難掩內心深處的悲憫和惋惜,大有“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魯迅式的風骨。



書中詩性的語言、優美而富有節奏感的文字,使每一篇章都有如電影的一幀畫面,自始至終貫穿著一種浪漫精神和孤獨氣質。母親和表哥、井和樹,老屋和村莊,這些反復出現的極具指向意義的人和物,使整部書里長煙彌漫的鄉愁,穿越了時間籠蓋下的空間,一直指向了生命的終極歸宿。故鄉仍然是無數人靈魂棲息的牧場,在巨大的時間之流的推動下, “螞蟻搬家要落雨”一句鄉土流傳最廣的諺語背后,凝結了作者對記憶深處的故鄉長達二十余年的鄉愁美學,盡管《問路者》已經失去原有的故鄉足跡,但作者說了,不必擔心,終歸有一天,他們還會從時間的源頭,原路返回。


主管:四川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主辦:關愛明天雜志社 版權所有:關愛明天網 Copyright ? 2015(www.279434.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來源為關愛明天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關愛明天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8-86522806

備案號:蜀ICP備16015725號 川新備16-00006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福州麻将在哪里下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