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5月03日 星期天 農歷 四月十一
本網熱線:

新聞熱線:028-8652280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悅讀

李半仙的篤信 口罩拐點


來源:關愛明天網      發布時間:2020-3-16 17:07:56 


李半仙的篤信


高一本


望著隔離治療室幽藍的燈光,側身看看躺在對面病榻上的妻子,人稱李算命李半仙的李大爺后悔莫及地哀嘆道:“這一切都是我釀的禍喲!如果當時聽妻子的勸,哪有今天這場事呀!唉……”自己的病要輕些,聽醫生說妻子的病要重一點,說不定要朝重癥發展,如果是那樣,她的生命就有危險。想罷,李半仙眼角擠出兩滴酸澀的淚珠,并沿著臉頰流到嘴里。那滋味酸中帶咸,甚至有一種怪味,使他心里難受極了。一個獨生女兒嫁到武漢,離家太遠,因工作忙一年很難回家一趟,年前回來一趟馬上就走了?,F在又鬧病毒,據他們打電話說已被收留在隔離病房,情況怎樣還不清楚。萬一他們有個好歹,老伴再有個三長兩短,我活著還有啥意思???  


淚,又凄然地流下了,酸咸酸咸的。腦海里又凸現了一個星期前妻子對自己的勸告話語:


“他爹,村領導和志愿者都來過無數趟了,女兒女婿回來過那件事還是匯報了好?!?/p>


那是晚上,他叭嗒著葉子煙,不耐其煩地說道:“報啥!他們都走十多天了,我們不是啥反應也沒有嗎?你要相信我,半仙的名不是虛傳的。我倆八字生得硬,一定不會出問題。俗話說,死生有定數,閻王爺先置你死然后才罝你生。老伴,別無事找事。如果報了,你我倆都要隔離,輕者在家,重者到醫院。像我們這樣什么事都沒有的,很可能在家隔離。一旦隔離,就不準出家門,米吃完了誰買,菜吃完了誰買,電話費完了誰去充,水電費和燃氣費完了誰去交,家里的油、鹽、茶、醬、醋等生活日用品完了誰去買?你我都七老八十的了,啥子手機交費和微信支付我們都不懂,咋辦?老伴,我看這事就不要報了,能隱瞞就隱瞞吧,反正我倆都沒事?!?/p>


“你這個老東西,老頑固,老滑頭!不出事罷了,一旦出事我跟你沒完?!崩习橛悬c嗔怒地說道。


“咋會呢,我們這里是邊遠山區,空氣好,外來人員少,小區房又是坐南朝北,南方屬火,今年是金老鼠當年,火尅金呀,那病毒不會傳染到這里來的。相信我,老伴。都十點過了,快睡吧?!?/p>


“你這犟喪瘟,理由深沉得很。我說不過你,睡吧?!?/p>


“李大爺,李大爺,又該吃藥了?!币晃幻利惖陌滓绿焓苟酥幈P過來,打斷了李大爺的回憶,并把體溫表遞給了李大爺。


接過體溫表,李大爺把它放在腋下后又攤手領藥??吹剿?,他又想起妻子那晚服藥后的情景。


半夜三點過,老伴突然咳嗽起來。她平時患有氣管炎,滿以為是著了涼氣管炎病復發了,于是吃了四季感冒片和消炎止咳片等常備藥,以為像往常一樣待會兒就會平息下來。誰知兩個小時后不但不見好轉,反而越咳越兇,喉嚨干癢,始終咳不出痰來,甚至胸悶氣緊,四肢無力,頭昏腦脹,渾身發燒。沒法,她坐起來對李大爺說:“老頭子,這次這病不對呀,怕不是遭起了哇!往回家吃了藥一會兒就松了,這回兩個多小時了,按理藥該發揮作用了,咋反而越來越兇了呢?”


“放心吧,老伴。我是遠近出名的算命子,人稱李半仙哩。我看你這幾天的氣色很好,你那咳嗽是老毛病了,想來不會出啥問題的?!?/p>


天要亮了,老伴的咳嗽與高燒仍不見好轉,甚至還出現了腹瀉現象。李大爺這才覺得不對勁,起來邊燒鹽開水給老伴熱敷邊寬慰道:“別怕,別擔心。實在不行天一亮我就把你送到醫院去檢查?!?/p>


老伴的病越來越兇,雖馬上就要天亮了,老倆口還是覺得時間過得太慢。


早上八點左右,李大爺帶著老伴,急匆匆擋住一輛機動三輪趕到醫院。


醫院馬上進行隔離檢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老伴的病就是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的。李大爺自然也被隔離起來,夫妻雙雙都被送進市醫院病毒隔離室治療。醫務人員還告訴李大爺,開三輪的司機和同乘三輪的兩位乘客也到市醫院來接受調查、檢測、隔離、觀察。


“唉!這才是害己又害人??!當初聽老伴的話把實情報告村上多好,提前防控、醫治,也可能不會出現今天這種情況??!更腦火的是還影響到別人的別人喲!”


李大爺痛悔莫及,服下藥后怎么也睡不著,想到自已的固執與迷信卻使自己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真想服毒自殺算了。  


一大早,隔離室外的樹枝上不知哪里飛來的喜鵲,喳喳地叫個不停。幾絲蘭香隨著隔離室的透氣窗孔飄進隔離室,令人心胸舒暢,氣郁頓開。


“李大爺,李大爺,又該測查了?!币粋€戴著眼鏡的中年醫生帶著五、六個醫務人員,按照例行規定的檢測項目對李大爺夫妻倆進行全面檢測。他們把檢測表送給戴眼鏡的中年醫生后,都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好一陣子后他用右手抬抬眼鏡架,然后溫潤地對李大爺說道:“李大爺,恭喜你!你們夫妻倆的病通過我們的努力已轉為陰性。但你們還……”


“咹!啥子???感謝你們!以后遇到這樣的事我一定配合村上與志愿者,聽政府的話,做到知情必報,不給政府添亂?!毖坨R醫生的話還沒有說完,李大爺就激動不已地搶著說?!?/p>


當一縷陽光伴著喜鵲的叫聲和馨香的蘭香又一次溢進隔離室時,李大爺笑了,傻傻的,伴著兩行熱淚。


口罩拐點


高一本


周大爺一早起來,從客廳走到廚房。他揭開塑料裝米箱,里面的米所剩無幾,可能還不到半斤。他看看米箱側邊的小菜筐,里面只剩三個洋芋。他轉身看看灶臺角,豆瓣、青油、醬油、鹽巴等都所剩無幾。今天是雙號,逢場天,這個場看來非趕不可了。


周大爺拄著拐杖,慢慢地走向小區卡點,領了出入證,亦步亦趨地向街上走去。疫情防控開始后,路上沒有機動三輪,他只有一蹴一拐地向街上走去。周大爺八十三歲了,一生未娶,是個孤人,又是村上的五保戶,雖然常常受到地方政府和村上的關顧,但他自尊心強,不服老,事事都要親歷親為。用他的話說,黨和政府對我這么好,我盡量不給他們打麻煩,自己能做的就盡力去做,少給他們添亂。今天去趕場就是他性格的體現。


周大爺來到市場門口卡點,被值勤的社區領導和志愿者攔住,說他沒有戴口罩,不能進去。他的耳朵有點背,他把口罩聽成口袋,他說他要買東西,帶有。開初,大家以為他裝瘋,后來經村上的一位熟人介紹,才知他的耳朵有點背。一位嗓音大的志愿者對著他的耳朵大聲說:“是口罩,不是口袋?!?/p>


“啊,口罩!村上沒有給我發呀!”


 “村上口罩有限,你老到那些藥鋪去買吧?!?nbsp;   


“抹布,我屋頭有。不買不買?!?/p>


“是藥鋪,不是抹布。老人家?!蹦俏恢驹刚哂执舐曊f道。


“啊,我聽清楚了。是藥鋪??!我馬上去?!?/p>


  “咔噠,咔噠,”周大爺拄著拐杖,步履艱辛地走了十四家藥鋪,可家家都說沒有。周大爺為難了,這個東西平時到處都有,賣都賣不脫,咋一下就沒有了呢?他來到最后一家大藥鋪,熱情的售藥員詳細地大聲告訴他,說口罩都支援武漢了,因那是疫情暴發中心,先要滿足他們,所以內地基本上都沒有庫存貨,請他到醫院去看一下。


周大爺正欲向醫院走去,忽聽見斜對面一位穿著漂亮的女人正在大聲地喊道:“買口罩,買口罩。一人只能買一個,現在還剩七個??谡质莻€缺俏貨,過了今天就斷貨,如果不想染病毒,趕快過來買一個……”


到醫院經菜市場向東還有足足500米的距離,等我去把醫院的口罩買到,說不定規定的只有半天營業的市場早散市了,我到哪里去買東西啊。既然這里有賣的,哪怕再貴也要去買一個呀!想罷,周大爺一趄一趔趕過去,付了二十元買了個口罩。


周大爺戴上口罩又回到市場門口。志愿者們仔細看了一下他的口罩,仍然不讓他進去。周大爺急了:“你們喊我買口罩戴上就能讓我進去,我戴上口罩為啥還不讓我進去?”


“老人家,不是不讓你進去。你這是防塵口罩,不是抗病毒的口罩。我們為了你的健康,我建議你還是到醫院去看看吧,說不定他們還有點庫存量?!边€是先前那位大嗓門志愿者對他說。


“媽的,花高價還買了個崴口罩!這些發國難財的東西!”


來到醫院,他找到熟識的副院長。院長詳細給他解釋說,醫院也沒有口罩,原來庫存的都支援武漢了。叫他回去找找村上,因他們給每個村都分配有一定數量的口罩。周大爺吃了閉門羹,無耐地向村便民服務中心走去。


辦公室里洪支書尚在,正在給五位大學生志愿者講話,見周大爺進來,忙恭敬地給他讓座,并關心地問他有什么事。他講明來意后,洪支書為難地大聲對著他的耳朵說:“老人家,真對不起,我們這里也沒有多余的口罩。要是有,一定給一個給你。你看,我手里倒有五個,可馬上就要發給這五個在家休假的大學生志愿者哦!”唉,口罩啊口罩,真該出現拐點!他無耐地自嘆道。


“書記,我的不要,就送給周爺爺吧?!贝髮W生薛米麗見洪書記為難的樣子,馬上接著說。


“不行不行。你們志愿者責任大任務重??!你還年輕,疫情防控還離不開你們喲!”周大爺看著這些“九五”后,不無感慨地推諉道。    


“周爺爺,你已經八十多歲了,身邊又沒有多余的人。你進出小區和上街趕場都需要口罩??!沒有口罩咋能保護好你的身體呢?你回去吧,不要再為口罩折騰了?!?/p>


“唉,我老了,沒有作用了。你們年輕,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你們呀,社會和國家還需要你們哪!別管我,你留著吧?!?/p>


“不,你拿著吧?!毖γ悡屵^支書手里的一個口罩,硬塞在周大爺手里。


周大爺拿著口罩,遞給薛米麗關切地說:“孩子,你們接觸的人多,沒個口罩咋行啊,咋能保護好你自己呢?”  


“沒事,周爺爺。我們年輕,抵抗力強。再則,我還可以在網上買?,F在很多廠家都恢復了生產,哪怕原來停業的都已上馬,不久就會出現拐點,滿足大家需求的。你就拿著吧,老人家?!毖γ愒趧裰艽鬆斈每谡值耐瑫r,又把臉轉向洪書記說:“敬老愛老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俗話說,家里有個老,猶如一塊寶。書記,在座的同仁,都幫我勸勸周爺爺,讓他收下吧?!?/p>


“收下吧,周爺爺。你以后需要,我們都可以給你。你有啥事,我們都會來幫你?!贝蠹耶惪谕暤卣f。


周大爺推不過,拿著這個藍色的口罩,久久地佇立在那里。這時,似乎他的耳朵也聽得到了,眼睛也更清亮了。(彭州市磁峰片區西一村


主管:四川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主辦:關愛明天雜志社 版權所有:關愛明天網 Copyright ? 2015(www.279434.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來源為關愛明天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關愛明天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8-86522806

備案號:蜀ICP備16015725號 川新備16-000065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福州麻将在哪里下载呢 中国石油股票 股票数据采集 哪个炒股软件好用 股票交易及竞价规则 炒股达人app 股市技术分析有用吗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 股票在线交易 私募基金备案须知2019 天天基金资产配置